第772章 【束己之链】

    牧唐让4B交给她们的任务很简单,就一句话:跟着他们,一路跟到底!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不卖关子,牧唐想要知道“吸血鬼家族”的驻地在哪儿。现在,他正好趁此机会,利用佟香玉的那伙子堂哥堂姐,找到“吸血鬼家族”的驻地。然后嘛,他便要尝试着将他们重新收入麾下!

    牧唐即将展开“对日作战”,需要一切可以利用起来的力量,“吸血鬼”这么好用的一股力量,他当然要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“吸血鬼”这种物种,原本就是他为了争夺天下,通过黑科技基因工程创造出来的!换句话说,牧唐……或者说“秦太祖”,就是“吸血鬼”的造物主!

    为全方位满足作战需求,为“夺取天下”这个终极目标服务,“秦太祖”赋予了吸血鬼很多特性,唯独没有考虑“吸血鬼”自身的感受——为了换取迅速变强的特性,通过吸血来短暂获取其他生物的生命力,这一特性可以让“吸血鬼”时时刻刻都能成为一股生力军。

    同时,为了“生产”大量的“吸血鬼”作战单位,他们还被赋予了强大的繁衍能力。正常人类需要怀胎十个月,而“吸血鬼”一年能生三四个,若是中奖每胎都是双胞胎甚至多胞胎,不用一年就能生出一大窝……

    而代价,便是极低的寿命!

    上天是公平的,给予了什么,它就会从另一个地方拿走什么。“秦太祖”就算是“吸血鬼”的造物主,也无没有办法违背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“上天”制定的规则。他尝试过各种方法,就是没有办法弥补“吸血鬼”寿命太短这一致命缺陷。

    而唯一的办法就是以“圣人”之能为某一个“吸血鬼”逆天改命,增长寿命——这反而成了“秦太祖”统治“吸血鬼家族”的一种“福利性手段”,哪个贡献最大,哪个功劳最多,哪个最忠诚,他就给哪个增长寿命,让他们活的久一点,继续效忠自己,为自己服务。

    然而,差不多两千年后,“老天”似乎跟自己开了个玩笑!

    佟香玉,这个自己选定的爱人,偏偏是一个“吸血鬼”。这让牧唐有些哭笑不得,心里直有一种“贼老天你他妈玩儿我啊?”

    牧唐是这样的,选定了爱一个人,就全心全意的去爱,无微不至的去呵护,宠爱,他是绝对的真心实意的。同时,这个他爱的人,也是他给自己选择的一条拴住自己的锁链——是的,一条“束己之链”!

    牧唐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件事情,不受约束的力量,不管是实力也好,权力也罢,都是非常可怕的!它所展现出来的破坏力足以吞噬一切。而当它无法吞噬一切的时候,它就会吞噬自己。

    当年,作为“秦太祖”,牧唐的权力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大,战斗力也是金字塔顶端的存在,这股力量一旦失控,所释放出怎样的破坏力,简直难以想象!可那个时候,有谁可以约束他吗?只有一个“秦皇后”……而今,牧唐选择了佟香玉,这个和“秦皇后”又两三分相似的少女!

    曾经,牧唐就对某个人说过,他给自己心里头的野兽找了一条锁链,将“心中之兽”牢牢的栓了起来。这条锁链,正是佟香玉!

    因为有佟香玉的存在,牧唐做很多事便有所顾忌,有所收敛,而不让心中那头“暴戾之兽”失控,暴走——而他的另一个身份,“龙墟”,便是他不受控制的一面,看看他的所作所为就知道有多么的恐怖、变态了。

    牧唐相信,假如自己这个“牧唐”的行事风格和“龙墟”一样,心狠手辣、无所顾忌,恐怕自己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偏偏,牧唐现在选择的“束己之链”竟然是一个“吸血鬼”,而且只有二十年的寿命,这如何能不让他哭笑不得?直觉得“真是报应啊”!是的,牧唐真的觉得这是报应。他很清楚当年的创造“吸血鬼”的基因改造试验有多么不人道,有多伤天和,可为了心中的权力欲望,他还是做了,既然做了,就种下了因,然后现在吃到了苦果……

    所以牧唐才想尽办法变强,争取在二十岁之前重归“圣人之境”,好为续命增寿!

    人,是一种极度矛盾的生物。

    牧唐身而为人当然也不例外。一方面他知道自己“罪孽深重”,本不该再去找“吸血鬼”,可另一方面,他又觉得自己现在亟需这股力量。原本有佟香玉在身边,她的存在束缚了牧唐这“重新征召吸血鬼”这一念头。可现在,佟香玉被她的那些堂哥堂姐以不正常手段从牧唐身边掳走,牧唐的“征召吸血鬼”的念头一下子就没了约束,欲望瞬间战胜了理性。

    于是,韩莎、凌倩影、冯冰这三个人就出动了……

    前方,被韩莎三人追踪的目标,一架科幻风十足的战机从漆黑夜空之中一划而过,远超音速的速度使得战机在尾部拽出了一个伞状音障,所过之处破风声隆隆,宛若奔雷。

    战机内。

    激烈的摇滚音乐响彻整个战机内部,节奏劲爆,直叫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干杯!!”

    “胜利!”

    除了负责驾驶的两人,东乡虎、东乡鲲等六个人正在享受胜利带来的喜悦,饮酒作乐,大杯灌酒,大口吃肉,好不快活——他们似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狂欢作乐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大杯酒喝尽。

    东乡鲲道:“小四,这次你功劳最大,来来来,我再特别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东乡雷文绉绉的说:“诚然!小四当居首功。加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的确,追踪佟香玉,用的是东乡丝的神奇嗅觉。最后成功掳走佟香玉,也是东乡丝“打头阵”,将佟香玉诈上舞台,然后利用魔术表演的机会,丝般顺滑的将其带走。要说她不是第一功臣,谁是?

    东乡鲲道:“哎哎哎,你别急你别急啊,咱们一个个来。我先说的,当然是我先来。小四,要不你先来说上两句?发表发表一下你的感想。”

    东乡丝骄傲得意的瞟了东乡鲲一眼,“哼哼,知道我的厉害了吧?不过呢,功劳也不全是我一个人的。要不是哥拿出了‘传送水晶’,想要在牧唐眼皮子底下掳走佟香玉,那肯定是很难的。当然还有大家事先的调查,以及一系列配合。所以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而是我们大家的胜利。”

    东乡鲲吹起口哨:“咻,讲究!”

    东乡丝道:“所以啊,咱们也别敬来敬去了,干脆啊,大家一块儿喝!”说完直接拿起一瓶没有打开的酒,直接用牙齿咬开瓶盖子,一把跳上桌子,“不用杯子了,咱们对着瓶子吹,喝个痛快!来来来,干干干干!”

    “豪迈!这个我喜欢!”

    于是周围一圈人纷纷有样学样的拿起了瓶子。

    东乡丝抓着酒瓶子绕一圈,和其他人的酒瓶子碰撞出“当当当当”的声音,跟着大家一仰头,将瓶嘴儿塞进各自嘴巴里,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啊!爽!”

    东乡丝居然是第一个喝完,大叫一声,就将瓶子往地上一砸,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跟着她做一样的动作,总之就是怎么开心怎么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酒足饭饱之后,这些“吸血鬼”也不讲究,困了累了直接就倒头睡。

    这时,东乡丝站了起来,一手拎起一壶酒,另一手则抓起一块烤的金黄流油的带骨大棒子,哼着小曲儿,踩着轻飘愉快、仿佛醉酒的步子,来到一扇舱门面前。舱门自动开启了,里面漆黑一片。东乡丝走了进去,随手打开舱内的灯光。

    这处船舱看起来像是一间闲置的杂物间,摆放着不少陈旧的东西,零零碎碎什么都有。地上,一个少女仿佛沉睡一般躺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,只有胸膛微微起伏,显示着她在呼吸,是个活人。只不过,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造型特异的锁链锁着,这无疑暴露了她此刻身为一名俘虏的身份。

    正是被东乡丝掳走的佟香玉!

    “睡得倒是挺死。哼!”东乡丝撇撇嘴,用牙齿咬开酒瓶子的盖子,瓶口朝下,酒水倾倒出来,落到佟香玉的脸上。佟香玉被冰冷又刺激的酒淋了个满头,抽搐针扎一下,眼睛就猛的睁了开来,下意识的弹起上身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一瞬间,佟香玉就一个感觉,头疼的厉害,也晕的厉害,然后才感觉到酒水的冰凉和刺激。她用力的晃了晃脑袋,甩开脸上的酒水,考了周围一圈儿,然后就将视线定格在了东乡丝的身上,“一米四?你怎么在这儿?这里是……哪里?”

    东乡丝二话不说,抬脚就踹了过去,脚底板盖在佟香玉的胸口,就将她踹翻在地,“我叫东乡丝,不叫‘一米四’,OK?”

    佟香玉给踹翻,当即就怒了,“可恶,你敢踹哥?!”她当即就要站起来,结果一动身子才感觉不对劲,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双脚竟然被缠上了结实的锁链,“这怎么回事?”她立即使力,要将锁链子挣脱,结果一股激烈电流就从两副锁链上释放出来,瞬间覆盖佟香玉,将她电的浑身直抽搐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,别白费力气了,你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,都别想挣脱这两副锁链。要说为什么……当然是因为它们可是‘神人’创造出来的‘雷缚之链’啦!就凭你这点把式力气?你越是挣扎,就会被电的越惨,啧啧啧。”

    东乡丝的声音透着一股子畅快和得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