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奈何桥

    第一百八十九章奈何桥 (第1/3页)

    雾凇子紧紧抓着林骁的手说:“下面这么恐怖,万一掉下去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林骁想了想,安慰道:“如果关于奈何桥的传说是真的,那么你大可不必担心。因为传说中,只有罪大恶极之人才有这个待遇,相传这些人无不是丧尽天良、人神共愤的货色,连去地府接受审判的程序都免了,直接在忘川河受尽万虫啃噬之苦后才能过河到地府。”

    就在林骁刚刚讲完,雾凇子跺着脚说:“快看,有人要自己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果然,桥面上有一个身着素衣的女人,正是他们从西原出发,马车上坐在雾凇子旁边那个姑娘。此刻她一只脚已经越过了栏杆,雾凇子急的大喊:“姑娘,不要跳啊!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姑娘回头一望,先是凄苦的一笑,然后满脸决绝之色,翻身便投入了河里。人掉下去后并没有下沉,四周的蛇虫迅速密密麻麻布满了她的周身,开始啃噬其身体。万虫啃噬是何等的痛苦,姑娘漂亮的脸蛋已经扭曲变形,张大嘴发出凄厉的嚎叫,不过声音很快就被奔腾的河流声掩盖。而那些可恶的蛇虫,不但咬她的身体,还从她张开的嘴巴往里钻。

    雾凇子实在看不下去了,转头说道:“这女的怎么这么傻啊?我看她在桥上走得稳稳当当,根本就不像是恶人,咋就想不开呢?”

    林骁说道:“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吧,她既一心想跳,谁也拦不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们已经到了桥头,林骁修为高深,听力异常,听到旁边传来鬼差们的小声叹息,“唉,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痴鬼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林骁突然想明白了,“这是个为情所困的可怜女子,今生和爱人阴阳两隔,如今踏过奈何桥,便要接受地府安排,或投胎、或受罚,恐怕生生世世都不能再和相爱之人见面了。如今跳下忘川河,无论所爱之人轮回多少世,她都能在河底仰望过桥的爱人。只是……这样的做法,值得吗?”林骁摇摇头,惋惜的再看了一眼躺在河面的女人,招呼雾凇子准备过桥。

    雾凇子战战兢兢的走向了桥面,嘴里喋喋不休,“兄弟,我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下去,你是不知道啊,我以前小时候偷看过小姑娘尿尿,长大了在道观也不守规矩,带着师兄弟们喝酒、抽烟,更过分的是,我还……我还在经营问道堂的时候做过假账,后来跟着你师父挣了钱,我还去过洗浴中心,做过大保健……”

    林骁听烦了,威胁道:“你再不闭嘴,信不信我把你去大保健的事情给小婉讲。”

    雾凇子紧急刹车,捂着了嘴,一个字也不敢说。不过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,走在桥上四平八稳,完全没有一点点异常,走着走着,也慢慢恢复了胆气,开始调侃道:“我还以为奈何桥好了不得,在本道爷的威势下也老实了吧。”

    正当他得意的时候,转头看到林骁居然一脸刷白,站在桥面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林骁从刚踏上桥就发觉了异常,他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,这声音好生熟悉。待仔细辨别后,忽然神魂激荡,这声音正是老爸在呼喊自己!

    “儿子……儿子……”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呼喊,林骁忍不住往桥下一看,只见老爸就浮在成片的尸体当中,他浑身赤裸,身体上的皮肉早已被啃噬的所剩无几,被斑斓的毒虫包裹的严严实实。他的每一次呼喊,都会有许多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