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拜师

    第十七章拜师 (第1/3页)

    春节期间,还出了一个小插曲。

    王初一作为监狱最高龄的罪犯,没有会见、没有通信、没有外来上账,是个彻彻底底没亲没戚的三无孤寡人员。

    监狱长带着一帮子领导来对他进行困难帮扶,还给他生活账户上打了五百块钱。

    当时,领导们来到监区对他进行探望,到图书室看到这个面色红润,走路虎虎生风的老头时,连连咋舌。负责帮扶名单的教育科长见到他惊得出了一身冷汗,把吕飞拉到边儿上问:“是不是搞错了?这老头就是王初一?他快九十了?”

    吕飞笑着说:“那是人家保养的好,资料在入监的时候就核实了,千真万确。”说完大家都不禁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负责照相的宣传人员也在心里打鼓,这期报道不好出啊!题目早就拟定好了,《监狱春节帮扶高龄罪犯》,但配上王初一的照片,如何有说服力?

    就连五十多岁的监狱长握着老王的手都在感慨:“王初一,你是怎么保养的啊?比我大了好几十岁,可怎么看着比我还年轻?”

    王初一动情的说:“我每天吃了睡,睡了吃,而您是日理万机,为了改造我们操碎了心,所以显得要憔悴些。”

    这记马屁拍的不错,逗得监狱长哈哈大笑,并当场做了指示:“这样的大龄罪犯,我们要适当照顾,要找年轻的负责包夹保护,不能摔到碰到,卫生员每天要量血压、问情况。天气冷,有必要的话给他多发一件棉衣,晚上多盖一床被子。计分考核中老病犯的政策要落实好,也要让他看到减刑的希望,早点儿出去,安享晚年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可能做梦都想不到,他以为的孤寡老人,日子过得美得很呐,跟温雪峰、古刚之流的在一起,好烟好茶就没有断过,这马上还要收个中意的徒弟,简直是监狱里的人生赢家。

    愉快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,转眼假期就过,监区又恢复生产,每天的日子就是重复昨天的一切。林骁也迎来了年后的头等大事——拜师。正月初八,这是王初一掐指算出来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梦里,林骁再次来到玉虚观,王初一早就“布置”好了一切。道观里,堂上挂了三清祖师图像,居中为玉清元始天尊,左侧是上清灵宝天尊,右侧是太清道德天尊。

    祖师面前设有一条长案,上设瓜果贡品,一个黄铜三足香炉里已点好香。香炉后还有两个牌位,一个上书“道门玄阳子”,另一书“道门青竹子”。

    也不是这几人故意一脉单传,不想开宗立派,有个重要的原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