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一言测吉凶

    第十六章一言测吉凶 (第1/3页)

    林骁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老王,看你说的,我都说了,那会儿没想那么多,本能反应嘛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本能反应,更加看的出一个人的品性。那时在现场的可有好几百人,怎么其他人不上?吕飞是监区长,他来了是本职,可你呢?你就是个罪犯,我的死活跟你没有半分钱的关系。而且你年纪轻轻,几年以后出去,大好青春还等着你,你根本没有犯险的必要,可偏偏就是你来了。”王初一有些动情的说:“谁会在青春年华,搭上性命,没有回报的去救一个互不相识,行将就木,无权无势的罪犯?所以,你这样的徒弟我不收还收谁?都说道不轻传,既然我都厚着脸皮求着你当徒弟了,可见你这品性当属万中无一。”

    林骁听着王初一恭维的话也有些不好意思,忙问:“老王,话不扯远了,咱们门派真的就叫玉虚门?”

    王初一老脸一红:“我倒是想呢,可就这两只猴子,哪敢称门称派?麒麟山下那两间茅草房我早些年推了,花钱盖了个小道观,就叫玉虚观,咱们光大道观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什么时候拜师?”林骁问。

    王初一一脸正色:“拜师是个大事儿,要挑选个黄道吉日,还要设案摆香,但这些条件咱们都不具备,看来,只有到梦里去完成这一套仪式了。”

    “梦里也行?”

    “你记得,修习道术之人,心诚则灵,只要心诚了,梦里拜师一样能上达三清,待出狱后,补上仪式即可。而且,将来传你道术,也免不得要到梦里教授,至于实际操作,只有等你满刑以后再一一验证了。”

    这边拜师的事情敲定了,林骁却依然忧心忡忡,想着家里的一摊子事如何化解?父亲的病可还要紧?

    王初一想了想说:“平白担忧也是无用,不如我给你算算,看看你家人未来吉凶如何。”

    林骁连忙问:“怎么算?”

    王初一答道:“如今材料受限,不能卜卦,干脆测字,虽精确度远不能和卜卦相比,但算出个大概是没有问题的。现在你集中精神,想着家里的情况和要问的问题,想完后随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