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比噩梦还可怕的梦

    第五章比噩梦还可怕的梦 (第1/3页)

    这几天,林骁都在养伤,原计划参与到文化组的授课也被推迟。王初一只要有空就来念叨,说什么自己一把年纪了,不想把一身本事带进棺材,又说什么林骁靠着所学,将来必成大器等等。

    不过王初一都只敢悄悄在他耳边碎碎念,不能明目张胆的说出来,这里毕竟是监狱,要是让警官知道了,非得给你安个拉帮结伙、传播犯罪伎俩的罪名。

    林骁以为这老头儿像个老小孩儿,只是玩心大发而已,岂知老王居然天天来烦他,后来实在受不了了,林骁便对他讲:“老王,你再这样缠着要收我为徒,我就给监区长报告了。”

    王初一这才偃旗息鼓,但内心依旧不甘,连续几天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晚上就寝,林骁又做梦了,梦中,他恍恍惚惚来到一处小庙,庙门上方金光闪闪,上书“玉虚观”三字。林骁依稀记得,这个名称好像在哪里听人提到过,可一时想不起来。这时,庙里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:“你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哦?这里面的人知道自己要来?”好奇心促使林骁向里走去,刚进了院门,屋子里走出一人,长须长发,且须发皆白,身着白底金丝八卦道袍,手拿拂尘,面色红润,嘴角含笑,好一副得道仙人模样,更是分辨不清年岁几何。林骁觉得此人好生面熟,可搜肠刮肚,认识的人中也貌似没有哪个能有如此仙人气度。

    仙人开口道:“来的可是林骁?”

    林骁懵懂的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仙人闭目,掐指一算,点点头说:“你乃上界真仙下凡,自呱呱落地,已是三花聚顶、先天道体,只需名师引导,必能修成正果,位列仙班。不若就此拜入我玉虚观门下,让贫道指引你成就大道。”

    林骁一愣:眼前之人的面向,这说话的口气,怎地如此熟悉?揉揉眼睛,猛地一看,若这仙人剃了光头,刮了胡子,不是王初一是谁?林骁又好气又好笑,回头想想,怎么来了玉虚观?想了半天,终于回想起,这些不都是王初一吹牛说出来的地方么?我们现在应该在东山监狱的啊!手放在背后试着掐了掐腰上的嫩肉,咦,居然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