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鬼物上身

    第四章鬼物上身 (第1/3页)

    他接着讲道:“云游第一站就是洪阳市,也该老道我躲不开这一劫。刚下汽车,就看见车站有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,被家人背着正往朝省城的班车上挤。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,可一双眼睛浑浊暗沉,目无神光,印堂之中黑气缭绕。老道第一时间就判断,这小姑娘,是中邪了。可青天白日,我若贸然上前说,你家闺女中邪,命不久矣,只怕会被当场暴打。可我转身就走,不管不顾,却是违了修道的本心。无奈,只能扮作省人民医院的老中医,对这家人说,我此番回乡省亲,车站上巧遇你家姑娘已是病入膏肓,如不及时救治,后果不堪设想。这家人将信将疑,在班车面前上也不是,下也不是。老道不由分说,拉住姑娘的手,搭脉就诊,大热的天,小姑娘的手如同冰窟里捞出来的一样,已然感觉不到什么阳气。老道心中已知大概,压根儿没有诊脉,而是默念聚阳咒,一只手背在身后,掐诀捏印,再乘众人不备,一指点在小姑娘印堂正中,引正阳之气灌入体内。霎时,小姑娘浑身颤抖不停,她家人以为出了意外,正抓住老道要说法的时候,小姑娘弱弱的喊了一句‘爸,妈。’这家人瞬间就欣喜若狂,为什么呢?原来这小姑娘得了怪病之后,已经有整整一个多月没有开口说过话了。

    老道问他们,女儿是不是一开始只是精神萎靡,独坐发呆;一周以后病情加重,日不出门,夜间梦游,且尽走僻静之处;再过一周,不进熟食,喜吃夹生血肉;一月左右,整日昏睡,清醒之时极少;最近几日,子夜时分,能听到女儿喉咙发声却嘴唇紧闭。

    待老道话音刚落,旁边一妇人立马跪地磕头,大呼神医。连忙招呼背着女儿的男人不走了,求着救治。老道当场就明白,小姑娘是被赃物附身了,可大庭广众之下,无法施展救人,只得安慰夫妻二人,把孩子往家里背,我只需寻一清净之地,施以银针治疗,便能痊愈。

    这家人姓秦,在市区有套三居室,男人是市里的公务员,就这么一个女儿,叫秦雨,到家把孩子放在卧室床上躺好,我又详细询问了孩子的所谓病情,对整个情况已经了然于胸。这孩子,是被鬼物附体了。鬼物附体也分三类,第一种是不经意间被鬼魂冲撞了,点上香蜡,烧些纸钱,求求鬼魂也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